2014年07月04日 登录论坛 注册
华商网 > 旅游 > 陕西出游资讯

汉长安城遗址:诠释丝路起点密码(图)

  汉长安城遗址南门 记者 张远 摄

  汉长安城遗址鸟瞰 记者 张远 摄

  汉长安城遗址 记者 张远 摄

  “你脚下这块地方,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就是西汉张骞通西域,开拓丝绸之路的原始起点。因为当年汉武帝所有重要诏令都是在这里颁布的。”汉长安城国家大遗址保护特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毛新亮对中新社记者如是说。

  站在巍峨的汉代未央宫前殿遗址上,极目空旷壮阔的汉长安城遗址保护区,阡陌交通已恢复为汉代原状,路之外是满眼绿树。风吹过,记者依稀听到了昔日丝绸之路的驼铃声。

  6月22日,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入列世界文化遗产,成为首例跨国合作、成功申遗的项目。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唐长安城大明宫遗址、兴教寺塔等7处陕西文化遗产上榜。

  当日,家住西安龙首村的“80后”郭佳子在微信朋友圈里写道,汉武大帝处理朝政的大殿如今只是一座土堆,但它承载了厚重的历史与传奇。

  她所说的土堆,即未央宫前殿遗址,这座当年仅地基就有15丈高的汉朝“中南海”,经过2000多年的风雨侵蚀,残存的是15米高的夯土层。

  当渐趋白热化的“丝路起点”争夺战开始进入公众视野,占地36平方公里的汉长安城遗址门前“冷落”依旧。

  多年来,秉承原状保护的原则,汉长安城遗址区域进行整体保护,仅在局部遗址区开展了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以致藏于“深闺人未识”。“面对文化遗产,我们应该做的就是花钱保护,而不是建设利用。”西安市未央区委书记杨广亭如是说。

  针对中国内地“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热潮,各种声音随之而起。“申遗”究竟是为提升遗产价值、增强社会保护意识,还是地方政府和企业坐收渔利、追逐政绩的手段?

  在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专家田亚岐眼里,汉长安城遗址没有廊腰缦回,檐牙高啄,但它是中国迄今为止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遗迹最为丰富、文化含量最高的都城遗址。

  他告诉记者,从原始信息来看,汉宫殿“择中而居、择高而建”的理念,沿袭历朝;东市西市、108坊的民商格局至今是中国城市建设的蓝本;红色夯土的存在,证实楚霸王对秦朝宫殿的付之一炬。

  据统计,“十一五”期间,中国政府投入近亿元人民币,用于汉长安城遗址本体保护、规划编制和展示设施建设。2009年,中国国家文物局将其列入跨国联合申遗名单,2012年,西安作出建设汉长安城国家大遗址保护特区的决策。

  “以联合国文物保护的最高规格善待汉长安城遗址,不开发建设,不搞人造历史景观,是汉长安城遗址的基调。”杨广亭说。

  当“建设大遗址特区”、“跨国联合申遗”此类字眼频繁见诸于媒体的同时,也有专家指,在文化遗产保护中,还应重视整体性原则,让其在适应的文化土壤中生存。避免失去原初特点和文化意义。

  由“官保”进入“共保”时代,需要相关政策的更迭调整。事实上,中国官方对于该问题的提法已悄然做出改变,“全民保护文化遗产”时代的舆论造势已渐趋加强。

  对于西安来说,汉长安城遗址的保护,还涉及遗址内数十万民众的生活起居。

  “申遗是保护汉长安城的手段,当地老百姓为保护汉长安城,牺牲了自身利益,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是政府的责任。”西安市未央区区长吴智民表示。遗址区内现代基础设施匮乏,道路交通、水电气暖均受到限制,拆迁移民已于2010年10月启动。

  “保护历史大遗址,是西安的责任,更是中国对世界的承诺。”全国人大代表、西安市长董军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呼吁,政府应尽快建立大遗址保护补偿机制,藉此提供制度保障。(完)

编辑:柴莉

相关阅读